Chris Hemsworth

【巍澜】一辆破车

八鸡.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:

在这儿也发一下。


一个失忆了的黑乎乎的沈教授。赵处还不知道沈教授身份但是暗恋沈教授这样。和原作没啥关系,非常ooc,只想开个凶巴巴沈教授/怂巴巴赵处的无脑车。


*


鬼鬼祟祟地,赵云澜凑了上来,喊他“沈老师”。


赵云澜嘴角上有块淤青,已经发了紫,大约是昨天去哪儿和谁打架了。沈巍很少见这人整模整样的,琢磨着赵云澜前半辈子是怎么好好活下来的,该是有什么厉害的人护着这愣头青吧。


沈教授当然没想过那厉害人物是他自己。


沈巍头一天刚醒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失忆了,但没人肯告诉他真实情况,只说是路过工地被砸了脑袋。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。赵云澜对他小心翼翼,怕碰到哪把他撞坏了,又一个劲粘上来,满嘴胡说八道。沈巍觉得这挺烦人,他知道赵云澜撒谎,又懒得揭穿。清醒不久后沈巍认识到自己脾气糟糕,不知道是不是装了太久温良谦恭好教授起的反作用,他总是无端憋着股怒气,也不乐意接近任何人。赵云澜是最没眼力见的一个,整日屁颠屁颠跟着不肯放他独处,怎么摆臭脸也赶不走,但这人长得不错,脑子灵活,算招人喜欢。赵云澜能装孙子也能耍横,一头乱发到处翘,十根手指搅在一块,两片嘴唇含着颗糖,屁股碰到哪就能躺上。沈巍也就不赶他了。


“我来接你下班。”赵云澜抱着头盔,眉目间笑嘻嘻的。


“不必了,我自己回去。”


“沈教授您别这么客气,我们以前一直都这样,我这不也是怕你遇到危险。”


沈巍盯着他嘴角那块淤青。嘴里叼着的糖把那里小小顶起一片,干巴巴蹭到了伤口,赵云澜赶紧把糖用舌尖扒拉到了另一边。


“我还要备课。”


“那我外面等您?”


沈巍看了眼外面的天色。


“你就呆这儿吧。”


“好。”他又笑了。


像个下意识反应。


真可疑。赵云澜告诉沈巍他们是好朋友,可哪位朋友能每天准时跑来接对方下班,送对方去上班,像是安了跟踪器一样准时出现。赵云澜看起来挺怕他生气,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——


搞不好自己的脑子是赵云澜弄坏的。


赵云澜大爷似的找了个沙发自己躺下了,两条腿伸直,无比自然地搁到了茶几上。见沈巍皱眉,他立刻又把腿放了下来,乖巧坐好。


“沈教授.....”过了一会儿他又倚着桌子开口。


沈巍想叫他闭嘴。


“有什么事?”


“你有想起什么吗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他坐了回去,闭嘴了。几分钟之后赵云澜屁股再次发痒,搬了椅子挪到沈巍办公桌前,把整张脸凑了过来。沈巍看他,他就笑。


“沈老师,你对我怎么看?”


沈巍拿笔磕桌子,觉得他实在烦人,但赵云澜眼巴巴看他,像只毛乎乎的宠物狗。沈巍知道赵云澜平日也是个领导,对别人又横又凶,也就在自己跟前装模作样。况且他略有姿色,腿长屁股翘,又黏糊得要命,这要是个女人,早被别人指指点点了。


沈巍把书摆到一边,也面对面朝他微笑:“赵处,想听什么样的话?”


赵云澜被沈教授这几天展露的唯一一次柔情蜜意给打懵了,咧开嘴,连尾巴都翘了起来。


“当然是真心话。”


“你之前说你是我最好的好朋友。”


“嗯?”赵云澜一口把糖咬碎了,他鼓着腮帮咀嚼,单手支棱着办公桌从下往下眨着眼睛看沈巍。


“我觉得不太像。”


“那你觉得像什么,沈——教——授?”


沈巍说不准赵云澜是不是在勾引他。赵云澜说“沈教授”这三个字的语调又低又软,黏糊糊地拖出漫长尾音,配上他甜腻的味道和发光的眼睛——沈巍见过这样对他说话的女学生,她们会穿着短裙露出大腿,只是,赵云澜?


他竟然也挺吃这套。


沈巍笑了笑:“可能更亲近点吧。”


“沈教授也这么觉得?”



打不开的请看我简介里微博地址

曾记否 (短篇完结) 巍澜前世

我的天!!!!!深夜一口刀子!!!虐的我心肝疼

十八:

( 序)




他记得他曾爱过一个人,如梦幻泡影,却爱了很久很久,爱了一生,又或者更久。




“我等了你一万你,希望你记得,我们有约”




(一)




听闻霸刀山庄的二少爷赵云澜要结婚的消息的时候,沈巍吐出了一口血。




湘西傀儡之城的少爷楚恕之在对面愣了一愣,他从未见别人伤到眼前这尊大佛一分一毫。此刻和自己拆拆招,倒是能吐一场血。




“沈兄……此前有受过伤。”楚恕之想了半天,这能想到这个解释了。




“是啊,有个旧伤。”沈巍笑了笑回答。




是个疼了上千年,有了上千年的地方。偏偏这个伤沈巍还见不得,碰不到,想不得。




“这等武林盛事,楚兄想必是会去的吧。”沈巍笑了笑说,:“倒时候不要忘了和我说道说道。”




沈巍说这话的时候神态如常,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句话说出了他都快力竭了。




“沈兄说笑,我南境各派在中原武林中不过是……邪魔外道罢了。”楚恕之摆摆手:“去了也不过是让人不快。”




“倒是霸刀山庄外有个不错的汤池,对疗伤甚好。”楚恕之问他:“沈兄想去?”




疗伤?沈巍都快在心里滴出血了,他的药向来只有赵云澜!




不能去!人鬼殊途!没靠近一分赵云澜就……




不能去,沈巍不能去!




“好。”沈巍听到自己的回答。




“那明日我来此处接沈兄。”楚恕之说道。




见楚恕之走远,沈巍手上的血轻轻的滴在脚下的叶子上。




他幽幽,幽幽的说:“只是远远的闻闻他的味道。”




沈巍,你真是个混蛋!




可我真的,真的,太想他了。




(二)




赵云澜一推开门就看见祝红拎着赤练鞭站在门口。




“赵云澜,老娘愿意嫁给你,你是积德了。”祝红说到:“你TM半夜三更想要去哪呢!”




神女湖畔,孤峰谷,七尺长鞭俏祝红。




赵云澜知道祝红是武林里响当当的美女 ,也知道她是一流的高手。




更知道她是个好女人。




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,抓心挠肝的不对。




“祝女侠愿意下嫁,在下……不对,整个霸刀山庄都蓬荜生辉。”赵云澜摸摸她的脑袋,说:“可是……在下并非良人啊。”




“礼聘我都收了,以后你在外面搞什么老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祝红说:“并非良人,我就打到你是。”




“来人!”祝红开口说到。




四个持鞭侍女将赵云澜团团围住。




“别把你们姑爷看丢了。”祝红吩咐了一句,扭头就走。




“祝姑娘慢走。”赵云澜笑着送别她。




(三)




沈巍不知道赵云澜怎么隐藏气息的,但是当他从温泉池一起身的时候,赵云澜穿着身蓝色绣暗纹的衣裳,蹲在池边看她。




沈巍的长发一半服帖的贴在身上。,一半像海草一样,在水里摆动。




修长的身形,凛冽的气势,眉目如画,眼神有些氤氲。




赵云澜整个人都看呆了。




沈巍有些生气,也说不准是生自己的气还是生赵云澜的气。




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




沈巍扭头就要去拿衣服,离开。




赵云澜动的比他快,已经把衣服抱在怀里,跃上了枝头。




“把衣服还给我。”沈巍说道。




光着身子到处走,这种事情,沈巍有些做不来。




“你别怕……,我想和你聊聊天。”赵云澜坐在枝头痴汉笑。




赵云澜: “你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


沈巍:“……”




赵云澜:“我,我是霸刀山庄的赵云澜……”




沈巍:“听说过,听说你要结婚了。”




赵云澜:“……”




沈巍的声音低沉又古朴,仿佛一汪古井,此刻却起了些波澜。




沈巍不想和赵云澜纠缠,一步错,步步错。再重复了一遍:“赵云澜,衣服还我。”




赵云澜这三个字出口,唇齿极尽缠绵,有些陌生,又熟悉的让人熟悉。




“你叫我名字,真好听。”赵云澜说着。




沈巍看着眼前少根筋的昆仑君,叹了口气,从水中起身。




赵云澜发现美人美是美的,只是看上去有些健壮,那……那个地方,居然比他还……还……




牛X,不愧是他赵云澜看上的人。




赵云澜只见对方身形一动,还没来得及反应,已经天旋地转,被人压在树下的草地上了。




美人的长发垂在他脸上凉凉的,痒痒的,近在咫尺的红唇和呼吸。




赵云澜一抬头,亲了上去,和想象中一样,温软,清冷的气息。




真是,真是爽爆了!




下一秒沈巍把他摁住,低头加深了这个吻,唇齿相依,赵云澜感觉自己所有的气息都要被沈巍吞噬了,轻轻推了推他。




赵云澜:“宝贝,你可太辣了。”




下一秒,沈巍的耳朵红的可爱。




赵云澜整个人都疯魔了,脑子里只有,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。




然而下一秒他的牡丹花从他怀中拽出衣服,消失无踪。




“我可以悔婚啊,美人!”赵云澜朝他离开的方向大喊




沈巍心想,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了。




也不知道他对几个人做过这样的事。




这个人真是混蛋!




(四)




赵云澜悔婚了,悔的斩钉截铁,悔的无怨无悔,悔的像中了邪。




祝红知道他不想结婚,但是万万没料到他会这么坚定,半步不退的悔婚。




祝红都快觉得他被南境五仙教的人下了蛊,还是遇着了鬼魅。




老实说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是酣梦一场,还是遇着了修行的狐狸,但是那个人的样子,气息就像是刻在脑子里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


再见他一面,他难说敢舍一舍命。




“疯了疯了!”赵家老夫人的拐杖敲到他挺直的脊梁上,说:“赵云澜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了,你倒是说说是哪家的姑娘。”




“孙儿不知。”赵云澜心里暗道,不止不知,他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。




“不知?”老夫人冷笑着问:“叫什么,使的什么功夫,多大?”




赵云澜心想,大倒是挺大的,就是……不知道能不能在见到他。




赵云澜:“孙儿不知。”




“这也不知,那也不知。”老夫人低头问他:“你知道什么?!”




“孙儿知道,孙儿今日不能娶祝姑娘过门。”赵云澜跪的端正,说的决绝。




“今日中原武林齐聚于此,赵云澜你将霸刀山庄至于何处!”老夫人问他。




“孙儿可以身殉刀,不可舍最爱而独活。”赵云澜反手抽刀,双手乘上。




“孽障!孽障!”老夫人气的怒骂。




(五)




赵云澜终究还是成亲了,沈巍远远的看了一眼,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。




沈巍觉得难受的厉害,难受的想躲到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,浑浑噩噩的睡他个百年。最好就这样不见不念。




他也的确这么做了……




(六)




成亲前一晚,




赵云澜的母亲,蹲在喜房外面,小刀片着烤猪,问他:“决定了?”




赵云澜: “决定了。”




“那就不要搁这找自己的不痛快了。”红衣的女刀客拔刀斩断了门锁,对他说:“滚吧,小兔崽子。不受霸刀山庄的鸟气了……”




赵云澜:“可我一走,祝家……”




赵云澜的母亲笑了笑说:“本也不是你愿意结的亲,祝家还能吃了我不成,还是你要用命还祝红。”




赵云澜见她挥挥手走的潇洒,却在地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水渍。




跪下来磕了几个头。




(七)




嘈杂的酒馆,有个说书客,讲的眉飞色舞。




“霸刀山庄没落与四十年前,少庄主逃婚离开,祝家反目为仇,实在可惜。”说书客说:“一说当年赵云澜的刀使的极快,顷刻间能将一片叶子片成同样的五叶。若他还在,赵家的刀法不至于没落。”




台下有人问:“可少庄主为何非要逃婚,祝红可是江湖上响当当的美人。”




说书客:“此事众说纷纭,有人说少庄主在荒山被精怪迷了神智,有说少庄主有个相许多年的恋人,放不开……。”




路人:“过了过了,哪能是个爱情故事。”




说书客:“江湖中曾有人见过他,在大漠,在雪山,在南境,众说纷纭。只是都说他拿着一副画像,要找一个人 。”




台下一个年轻的女孩问:“找着了吗?”




说书客愣了一下,回答道:“谁知道呢,或许找到了,或许没找到。”




(终)




赵云澜记得他爱过一个人,爱了一生。可笑的是,他与那人只见过一面……,倒像是传言中的,一见美人,思之如狂。




赵云澜记得他走过很多的地方,喝过很多的烈酒,学过不同的语言,却再没见过那个让他灵魂都在战栗的人。




赵云澜一身做过很多后悔的事,只有这件,他想起来却也觉得没什么可后悔的。




他等了那个人一生,希望那个人知道,来生有缘,不要再等那么久了。




希望你记得,我们……有约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沈教授总说自己等了赵云澜一万年,我想或许赵云澜也在等他呢。




曾记否,邓林之阴,初见昆仑君。




曾记否,你我有约。




一把快刀。
懒得调格式_(:з」∠)_,嗯。









【巍澜】这婚到底离不离了?!【六】(ABO)

卡西西西:

(十八)


判官闻言眼角一抽。


我活了几千年,头一次有人把我当产科大夫用的。


可看看面前衣冠楚楚,一脸人畜无害的斩魂使,判官还是没敢说出声。


“这……”判官唯唯诺诺地说:“大人,下官只是一个小小的判官,这生子之事实在是……”


话没说完,沈巍手掌朝上一翻,手里便凭空出现一把刀。


“哐当”一声,斩魂刀被沈巍重重地放在办公桌上。


“……”判官额头上的冷汗都快出来了,他挤出一丝假笑:“大人稍等,下官去查查相关的典籍。”


沈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
判官立马穿墙而过,逃也是的跑了出去。


沈巍也不急,依旧端正地坐在椅子上。


半刻钟过去了,沈巍坐着有些疲惫,往椅背上靠了靠。


嗯,这椅子还挺舒服的,可以把云澜的电脑椅换了,让他玩电脑坐的舒服些。


正想着,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。


不想吃蛋挞了,小馄饨吧。


沈巍笑笑,回了个好字。


判官一进门,就看到斩魂使对着手机笑得一脸……嗯……那什么。


“大人,我查到了。”判官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:“这事可不好办啊。”


斩魂刀在桌上动了动。


判官:“……”


“是这样,令主虽身份特殊,但左肩魂火失落,三魂不稳,而您……”判官说到这抬头看了一眼沈巍的脸色:“您是大不敬之地孕育出的鬼王,即使现已脱离了鬼族,但……”


话说到这,沈巍就明白了。


鬼族污秽不详,赵云澜与自己在一起,时间久了,便会精力不济,气血两亏。


“可……为何前面两年都没出事。”


“令主自身本有神格,与您一起自能抵御,但现在有孕在身,胎儿吸收自身的灵气,自然……”


沈巍不解地抬头:“神格?他怎会有神格?”


判官闻言一愣,眼中闪过一丝惊异,但很快便低头掩饰过去:“这下官可就不知了,镇魂令自远古起便传承至今,知道其起源的人可谓少之又少。”


沈巍点了点头:“那可有破解之法?”


“要想令主不被耗得灯尽油枯,自然需要上一些灯油。”


“你是说”沈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:“我的心头血。”


“正是。”


(十九)


沈巍回到家的时候,小郭正在厨房里面切水果,赵云澜和楚恕之在客厅里面低声说这些什么。一见沈巍进门,楚恕之便立即停了下来,没再说话。


沈巍也不在意,他们工作上的事情,他一向不掺和。他只是简单地跟几个人打了招呼,把还热气腾腾的小馄饨用碗装上,招呼赵云澜来餐厅吃饭。


“我还多买了几份,你们一起吃点吧。”


楚恕之也不推辞,拉着小郭坐到了餐桌前坐好。


赵云澜早就饿了,抄起小勺子,一口一个,烫得龇牙咧嘴的,还能腾出间隙来跟沈巍说话:“地府找你什么事啊?”


沈巍扯了一张纸巾,轻轻地逝去他嘴角粘的汤汁,不以为意地说:“不过是有小鬼逃窜,让我去镇压而已。”


郭长城闻言手一抖,刚夹起来的馄饨又掉回了碗里。


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郭长城连忙道歉:“我只是……”


“有点害怕嘛”赵云澜帮他把后半句补全,抬手在他的背上拍了拍:“不要紧张,小伙子,斩魂使而已嘛,还不是要在家给我洗衣做饭奶孩子。”


楚恕之、郭长城:“……”


给你个机会再说一遍,谁奶孩子?


(二十)


饭后楚恕之和郭长城就识相地道别了。


赵云澜懒懒地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,消食消了快两个小时,才被沈巍催促着去洗澡。


从结婚以后,只要沈巍在家,他是不会自己洗澡的。


像个大爷似的站在那里,任凭沈巍耐心地给他抹上沐浴露,清理干净,又拿着喷头仔细地冲洗。


每当这个时候,沈教授都像是个皈依佛门、清心寡欲的和尚,目不斜视,规规矩矩地洗澡。


可赵云澜就不是个安分的主,一会儿屁股没有冲干净,一会儿大腿痒。


“哎呀,沈老师,你的裤子怎么鼓起来啦。”


沈巍额头上青筋直跳,可面前这个人肚子里揣着免罪金牌,不可能像往常一样抱起来往床上一扔,堵住他那烦人的嘴。


沈巍木着脸,拿起浴巾把面前的人前前后后擦干了,套上衣服,赶上了床。


“你乖乖地躺着,我去给你冲牛奶。”


“好的沈爸爸。”


沈巍在厨房里捣鼓了好一会儿,才端着一杯牛奶回来。


赵云澜接过温度刚好的牛奶,看着里面棕色的液体,嫌弃地皱皱眉:“怎么这个颜色啊”


“你不是说,牛奶腥味重么,我往里面加了些巧克力粉,喝着能甜些,遮一遮腥味。”


赵云澜满意地点点头:“媳妇儿真是越来越会疼人了。”


他仰起头,跟喝水似的,“咕咚咕咚”一杯就下肚了。


“你别说,还真是好喝多了。”


赵云澜喝完,又被沈巍拉着去刷了一遍牙,才又躺回床上。


他把头轻轻靠在沈巍的肩上,拉着他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捏:“我跟你说,楚恕之今天跟我说,小郭要跟他分手。”


沈巍有些惊讶:“为什么?小郭不是追了他很久吗?”


“哎,这不是我怀孕了吗,也不知道小郭哪根筋没搭对,突然想起自己是个beta,没办法受孕,非要跟楚恕之分手,说是不想连累楚哥。”


“……”沈巍不知道怎么回答,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。


虽然他们都知道,楚恕之根本不在意这些,可小郭那样什么都为别人的性格,要想他转过这个弯来,还得下一番功夫。


“那楚恕之怎么想?”


“还能怎么想,他那个性,就算是把小郭绑在自己身边绑一辈子,也不会让他走的。”


沈巍认同地点点头,换做自己也是一样。


“好了,快睡吧”沈巍拿起床头柜上的睡前读物:“澜澜小朋友把自己的被子盖好了吗,沈老师的睡前故事要开始了哦。”


赵云澜拉过被子,严严实实地把自己裹起来:“嗯!”


 


 


(这剧情,越写越多……我的本意是,写个几章就完结的……还有,剧情有私设,和原著有些不一样哦,比心)

【巍澜】《视频通话》r18

打边炉先生:

   


by:颜二二


    


严重ooc


    


【一时爽文↑】


【复健第一件事就是爬墙(惭愧】


 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


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95条:


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,未放置检验合格标志、保险标志,或者未随车携带行驶证、驾驶证的,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扣留机动车。


      


石墨:


weibo:


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最后一段话是《失焦》的歌词!觉得超级适合巍澜的!!!


不要脸的打个tag【溜了溜了】



巍澜!!!!!!!

长安秋雨不镇魂:

求求你们点开啊😭快来品一品!!!
我见过魔鬼,我也见过天使,快来看天使太太们的倒放大法!
cr: 见最后一P

查查日常变傻,话说老万也不管管!